说说激素在呼吸系统疾病中的应用

访谈简介

丁香园有幸邀请到@钟南山院士作客微访谈,在新的社会环境下,谈谈激素在呼吸系统疾病中的应用。

 

钟南山教授是近十几年来推进我国呼吸疾病专业发展迈向国际前沿的学科带头人之一。长期从事呼吸疾病的临床、教学和研究工作,其研究重点是支气管哮喘和呼吸衰竭。时任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健康与吸烟医学顾问。2003年我国出现SARS疫情,钟南山院士明确了广东的病原学,领导组织了广东省的SARS防治研究,创建了“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合理使用无创通气,合理治疗并发症”的方法治疗危重SARS患者,获国际上最高的存活率(96.2%)。近年来,环境污染严重、病毒肆虐,呼吸系统疾病持续高发。尤其是今年,我国长三角地区爆发H7N9禽流感病毒,激素在前期治疗中的效果更是受到重视。

 

本期微访谈,@钟南山院士将和我们谈一谈激素在呼吸系统疾病中的应用。欢迎大家踊跃提问。

 

访谈时间: 04月12日 - 04月13日

   嘉宾回答(共99个问题,6个回复)
  1. 丁香园呼吸胸外频道  :今天是SARS十周年研讨会,感谢 @钟南山 院士在百忙中来丁香园参与微访谈,回答大家关于激素在呼吸系统疾病中的相关问题。由于还有其他日程,探讨未能尽兴,期待下次能有更深入的交流。
  2. HANA84
    HANA84  :@钟南山 提问:钟院士您好,近期参加会议有很多专家推荐COPD急性加重的患者雾化吸入布地奈德,用量比说明书上写的要大,甚至建议可以替代全身激素,起到相同的作用而副作用小,您怎么看?依据充分吗?
    钟南山院士  : 我没有看到说明书上说布地奈德对COPD加重时该怎么用,这是一些研究中心的研究成果。对于布地奈德,吸入的话是1天6次或者4小时1次,远远比静脉打进去少得多,这个我认为是完全可以考虑的。
  3. tr0y
    tr0y  :@钟南山 提问:呼吸科离开激素好像就转不动了,我想问钟老师,重症肺炎、COPD、哮喘、间质肺等都需要激素的使用,但激素有几种,泼尼松,甲强龙,地米等,这几种在咱们呼吸科的疾病中选择有什么依据呢?哪种好?谢谢。
    钟南山院士  : 我的体会是急重病人用甲强龙合适,半衰期比较短起效快,一两小时就能起效,其它几种比较长久;如果病人需要长期使用皮质激素的话,我不会选择甲强龙,以前认为甲强龙好,副作用少,但我的经验是长期使用对于造成库欣面容,甲强龙不会比一般的强的松龙好,所以我选强的松龙。
  4. zhangxin90
    zhangxin90  :@钟南山 提问:尊敬的钟院士:您好!结缔组织疾病肺浸润使用激素看似一个简单问题,但在使用过程中却不尽然,现有三个小问题向您请教:1.当使用足量的激素口服起效后,维持多长时间减量?2.当激素逐渐减量过程中病情又有所加重了,这时激素的用量是回到加重前的剂量还是要更大些?
    钟南山院士  : 在充分证实它是某种结缔组织疾病后,比如红斑狼疮,皮肌炎,硬皮病,类风湿性关节炎,皮质激素的使用就比较长,最少是3个月,往往需要半年;至于如何减量,一般使用超过两周后就不能突然停药;所以结缔组织疾病使用激素时间是要比较长的,特别是重症患者,例如血管炎半年绝对需要,国外常常需要一年。出现加重之后也要看情况,一般是再加量,或者再加上一些其它的免疫抑制剂硫唑嘌呤、甲氨蝶呤、环磷酰胺等。
  5. yyj2005
    yyj2005  :@钟南山 提问:尊敬的钟院士,我们这几年可以深刻的体会到病毒感染的严重性远超于细菌感,治疗方面激素绝对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治疗效果明显,另一方面往往使用大剂量激素后病人容易并发骨质疏松、坏死性股骨头、继发免疫性疾病等等,如何平衡两者的关系?在病毒感染中激素治疗中目前的难点及热点?
    钟南山院士  : 病毒感染难治是指病毒引起重症感染这部分。但总的来说,病毒引起的感染一般相对较轻一些,那像重症细菌感染性肺炎是有抗生素,而病毒性却没有;所以不能这样比较下结论说“病毒的感染比细菌的感染难治更多”。重症病毒感染正真引起多器官或是循环的问题,特别是肺部纤维化,这时候用皮质激素是适应症。
  6. smartzwh
    smartzwh  :@钟南山 提问:钟院士您好:最近看到一篇外文摘要(因要购买未见全文),说cap患者使用激素可以缩短住院时间和减少并发证。不知您怎么看这一观点?您是否有这方面的经验?对于重症cap是否适合?这是否有点像国内的乡村或社区医生的做法:发热感冒了用点激素好得快?
    钟南山院士  :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常规的用药方法;社区获得性肺炎患者关键是看轻重程度:轻症中症根本不需要使用皮质激素;重症病人有可能引起感染性休克、比较严重的肺损伤,我们可以适当的考虑一下;因为激素可以减轻炎症的反应,同时改善血管通透性,这些各方面是有积极的地方,但不能笼统地说对社区获得性肺炎有效,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结论。另外你所说的感冒时用激素,我没看到常规的有这么用,指南也没有。
  7. lyman6136
    lyman6136  :@钟南山 提问:钟院士您好。你近期发表的中国慢性咳嗽的病因调查中,CVA、UACS、EB、AC和GERC占前五位病因。除了GERC外,其它的治疗似乎都是可以用吸入性激素。我想请教您,对于慢性咳嗽的病人,一般止咳药物无效的情况下,排除GERC后,可以试用激素治疗吗?
    钟南山院士  : 从经验上可以这么说;但作为医生要谨慎。医生首先搞清楚原因再进行治疗。对于皮质激素有反应性的,比如UACS是有效的;另一种是无反应性的,像GERC,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引起的咳嗽、心脏病和颈椎病的因素就是无反应性的;尽管相当一部分皮质激素是有反应的,但我们不能都引导到不管什么原因先用上再说,大家还是要注意。一般来说,我们都是先口服,再转为吸入的效果比较好。但口服的话我们要注意副作用问题,不要滥用。
  8. 丁香园呼吸胸外频道  :今天是抗击非典十周年学术研讨会,钟南山院士一天都在面对SARS,H1N1,H5N1和H7N9的各种问题。尽管经历了一天的劳累,他仍在百忙之中抽空回答丁香园网友们的问题。丁香园记者正在向他转述提问,让我们在这里感谢这位可敬的医生并耐心等待。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