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子分型时代下的乳腺癌诊疗

访谈简介

中国乳腺癌发病率及死亡率呈上升趋势。近年来在循证医学实践指导下,随着诊治设备的更新,技术的完善,新药的问世,乳腺癌的疗效明显提高;现在的保乳手术治疗效果已经能够同根治性切除术和改良根治手术疗效相仿,不仅保留了女性的乳房完整,还能把她们身心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程度。本期微访谈,丁香园肿瘤频道特邀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做客微访谈,与大家一起探讨“分子分型时代下的乳腺癌诊疗”这一话题。

 

欢迎大家踊跃提问,我们会从提问中选出 10 位优秀的提问者免费参与 10 月 23-25 日举行的第十三届全国乳腺癌会议暨第九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

 

@邵志敏教授,外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外科主任兼乳腺外科主任,乳腺癌多学科综合治疗组首席专家,复旦大学乳腺癌研究所所长,亚洲乳腺癌协会主席。曾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乳腺中心和美国马里兰大学癌症中心进行乳腺癌的研究多年。首批“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国家教育部特聘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分子生物实验室主任,上海市乳腺疾病防治中心副主任。多次荣获国内外科技论文奖和国家、卫生部及上海市的科技进步奖。2005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访谈时间: 10月10日 - 10月20日

   嘉宾回答(共43个问题,41个回复)
  1. mikecaicai
    mikecaicai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教授,目前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及抗HER2治疗都是根据原发肿瘤组织学的ER,PR及HER2的表达情况,但现在研究表明,乳腺癌CTCS中也存在着ER,PR及HER2的过表达,且针对它们予以内分泌及抗HER2治疗能改善患者预后,是否将来的内分泌治疗及抗HER2治疗会根据CTCS中ER,PR及HER2的情况?
    邵志敏教授  : CTCs(循环肿瘤细胞)是目前乳腺癌研究的热点之一。已有多项研究提示CTCs和乳腺癌的预后以及疗效预测相关。的确,CTCs中阳性表达的分子指标诸如ER,PR以及Her2可能提示对于某些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或者靶向治疗更为有效,但目前还缺乏大样本以及前瞻性的研究进一步证实。而且,CTCs的检出率、检出个数以及治疗过程中的动态变化等因素都将影响这些分子指标的表达。将来需要更多的研究和证据来评价CTCs中的分子指标对于临床治疗的参考价值。
  2. tjbone
    tjbone  :@邵志敏教授 提问:对于乳腺癌发生骨转移的治疗有何新进展??
    邵志敏教授  : denosumab地诺单抗是美国FDA批准的新药,用于实体瘤骨转移的治疗,可以抑制破骨细胞活化和发展,减少骨吸收,增加骨密度。我院参与了骨转移治疗的denosumab与双磷酸盐的对照试验,需要等待临床试验的结果。
  3. duckzhulin
    duckzhulin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教授您好,分子分型为乳腺癌的个体化治疗选择提供了较好的依据,近年来肿瘤免疫也越来越受到关注,想请教您是如何看待肿瘤免疫在乳腺癌方面的研究前景。另外,与肿瘤免疫相关的分子分型是否也可指导乳腺癌治疗选择和评估预后,谢谢。
    邵志敏教授  : 肿瘤免疫是一个很有前景的研究方向,乳腺癌和结直肠癌的肿瘤免疫研究,我院和欧盟相关研究者正在密切的合作中。正在积极寻找相关的预后和预测因子。
  4. oophor
    oophor  :@邵志敏教授 提问:基层医院目前手段下不能TNBC继续分型,如何应用分子分型理论指导三阴性乳腺癌个体化治疗
    邵志敏教授  : 目前TNBC的判断仍以ER,PR,HER2阴性为标准,目前指南尚无针对三阴性乳腺癌的个体化治疗,治疗仍以化疗为主。
  5. syhanye995
    syhanye995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教授,多次听过您的报告,都受益匪浅。请问,分子分型是否可以取代传统的TNM分期,因为其对预后的意义要远大于肿瘤的分期并可以指导治疗。您认为乳腺癌的个体化治疗的分子亚型还有比较具体临床意义的吗,比如BRCA1等。
    邵志敏教授  : 目前分子分型尚不能完全替代传统的TNM分期,TNM对于乳腺癌的预后判断仍有很高的价值。我们对于TNM分期差的患者需要先进行新辅助治疗,然后再根据分子分型进行选择治疗方案。分子分型和TNM同时需要考虑。
  6. tjbone
    tjbone  :@邵志敏教授 提问:乳腺癌是否发生骨转移的危险有无生物监测指标???
    邵志敏教授  : 碱性磷酸酶升高、高钙血症可以帮助提示可疑的骨转移。
  7. zycsurg
    zycsurg  :@邵志敏教授 提问:什么情况下的临床乳腺肿块患者选择B超或钼靶或MRI等检查作为首选?比如大小、年龄、临床判断等等。
    邵志敏教授  : 1.乳腺钼靶对40岁以上亚洲妇女准确性高。但乳腺X线对年轻致密乳腺组织穿透力差,故一般不建议对40岁以下、无明确乳腺癌高危因素或临床体检未发现异常的妇女进行乳腺X线检查 2.对于以肿块为首诊的患者,可以首先进行B超检查,无年龄限制。B超可以作为乳腺X线筛查的联合检查措施或乳腺X线筛查结果为BI-RADS-0级者的补充检查措施。 3.目前MRI检查仅可作为乳腺X线检查、乳腺临床体检或乳腺超声检查发现的疑似病例的补充检查措施。
  8. tangwt1988
    tangwt1988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教授,您好,对于HER2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针对赫赛汀治疗后获得性耐药机制的研究,目前最可靠的研究手段是否是循环血肿瘤细胞DNA的深度测序?您所领导的团队在赫赛汀获得性耐药机制中的研究有无新的发现?另作为一名学生,特别希望能够到会场聆听最新进展,谢谢!
    邵志敏教授  : 可关注本次会议中基础研究部分会议以及优秀论文报告
  9. walt307
    walt307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老师,请问对于导管原位癌(高级别)伴微浸润,病灶为2个结节,导管内成分HER阳性,导管外因细胞少而无法评估HER2情况,ER 5%阳性的患者,在行单纯乳房切除术后有无必要口服雌激素抑制剂?还是单纯随访就够了?谢谢~
    邵志敏教授  : 1.DCIS微浸润定义为癌细胞突破基底膜并侵犯邻近组织,但病灶最大径不超过0.1 cm,分期为T1mic,建议病理会诊明确病理诊断。2.同时对于DCIS伴微浸润的患者,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疗指南未无特别规定,以个体化治疗策略为主。3.三苯氧胺在原位癌单切患者中的价值最主要是预防对侧第二原发。
  10. drzlj
    drzlj  :@邵志敏教授 提问:ER PR阳性阴性我们现在按百分之几为标准?
    邵志敏教授  : ER,PR报告阳性百分比需要大于1%,现在一般病理科医生需要同时报告强度和阳性百分比。
  11. handoudouhan
    handoudouhan  :@邵志敏教授 提问:尊敬的邵教授你好,有一位患者淋巴转移一个,左乳肿瘤2CM,已全乳切除,患者年纪只有33岁,AC-T化疗方案,后续可进行内分泌治疗,ER+,PR+,HER2+,KI67,15%,对于要不要做放疗比较纠结,请问教授可以给个指导意见吗,谢谢了
    邵志敏教授  : 淋巴结转移1~3枚的T1/T2, 目前的资料也支持术后放疗的价值。其中包含至少下列一项因素的患者可能复发风险更高,术后放疗更有意义:年龄≤40岁,腋窝淋巴结清扫数目<10枚时转移比例>20%,激素受体阴性,HER-2/neu过表达等
  12. weiyijianke
    weiyijianke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老师,您能谈谈乳腺外科未来的发展方向吗?您对从事乳腺外科的年轻医生有什么期许吗?
    邵志敏教授  : 欢迎您来参加上海乳腺癌论坛,聆听最新进展。
  13. kandeyan
    kandeyan  :@邵志敏教授 提问:乳腺癌肝转移化疗效果不是很好,多发结节,能否通过射频或者海扶消融较大的结节,剩下较小的结节再化疗,这样是否减轻了肿瘤负荷进而能提高化疗的效果?就像打击了***团伙作案,剩下单个的犯罪分子是否更好对付呢?
    邵志敏教授  : 具体需咨询介入科医师,并结合患者病灶范围以及考虑治疗后残留肝功能。
  14. waldentoo
    waldentoo  :@邵志敏教授 提问:新辅助化疗是不是制定的化疗都打完再行手术治疗?有时候彩超考虑腋窝淋巴结转移,但细针穿刺未见癌细胞,新辅助化疗后术后要是未发现腋窝淋巴结转移,还用放疗么?新辅助化疗后行手术治疗,术后放疗的时间有限制么,不超过半年就可以么?
    邵志敏教授  : 新辅助治疗一直以来都是争议颇多的领域,许多问题尚无定论。可部分参考和借鉴2013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制定的指南以及NCCN指南,但许多问题仍悬而未决,有待进一步研究。
  15. kandeyan
    kandeyan  :@邵志敏教授 提问:如果化疗方案第一个疗程后,肿瘤标志物大幅上涨,是否还要坚持原方案第二个疗程继续观察效果?这个时候是否需要调整化疗方案呢?谢谢您。
    邵志敏教授  : 晚期乳腺癌ABC指南中提出,不能仅仅根据肿瘤指标的变化来改变治疗方案,更重要的是结合临床体检以及影像学评估结果。有部分研究结果显示,肿瘤标志物上升也可能是早期治疗有效的结果。
  16. aleix
    aleix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教授您好,对于有明确内脏转移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化疗后原发灶有缩小,转移灶SD,有否切除原发乳腺肿瘤的必要?
    邵志敏教授  : 既往回顾性研究提示在部分经过选择的晚期乳腺癌患者中完整切除乳腺原发灶具有潜在的生存获益,但所有研究均存在选择偏倚,从而其结果可能受到诸多混杂因素影响。2013年SABCS上报道的两项前瞻性临床试验结果均提示手术并不能改善IV期乳腺癌患者生存。因此,手术在晚期乳腺癌患者中的价值仍存争议。最新吧NCCN指南中提出,一般情况下,如果原发病灶能完整切除,且其他部位病灶并不立即危及生命,可考虑该类手术。
  17. angel_liang
    angel_liang  :@邵志敏教授 提问:尊敬的邵教授您好,我想问一下保乳方面的问题:1.有一位保乳术后半年左右的病人,出现以切口为中心的乳房皮肤红肿、皮温升高,想咨询如何区分保乳术后复发及保乳残腔内的感染;2.保乳病人乳房上的切口内积液溢出,如何避免及若发生,如何处理,引流或封闭,谢谢。
    邵志敏教授  : 这是一个相对比较棘手的病例。首先需要排除是否有肿瘤残留或复发,可以根据术后病理结果及分子分型情况、B超与磁共振结果等来判断。此外,如果为复发,则多有可能切口下方会有实质性占位,或相应的皮肤改变;如果为感染,则多有可能会有残腔积脓等情况。如果保乳术中切除范围大,可放置引流皮片,如发生积液,可穿刺抽液或放置留置针或皮片引流。
  18. bluemaple414
    bluemaple414  :@邵志敏教授 邵教授您好,请教三阴乳腺癌的问题:her-2作为独立的预后因素,her-2+的比her-2-的要预后差。但为什么her-2+ER/PR-和三阴比较,预后比三阴要好。有些观点认为,由于三阴的缺少靶向治疗的机会,所以预后不如her-2+ER/PR-的患者。是不是三阴乳腺癌患者有其它的独特的基因表达和预后因素?
    邵志敏教授  : Her-2阳性型与三阴性的乳腺癌预后都要差于luminal 型,但是Her-2阳性型的乳腺癌在应用靶向治疗后,可以显著的改善预后,而三阴性的乳腺癌缺乏相应的针对性的治疗。
  19. lj5688
    lj5688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主任好!乳腺癌诊疗已经进入分子分型时代,Luminal 型乳腺癌认为是内分泌敏感型,特别是Lumial A型乳腺癌被认为对化疗相对不敏感而对内分泌治疗敏感。但是在我国,还有相当大部分的Luminal型乳腺癌患者首选化疗,而不是内分泌治疗,如果推动我国乳腺癌的规范化治疗?谢谢!
    邵志敏教授  : 这也是我们不断的举办这样大型会议的原因,就是希望可以起到推动国内治疗规范化的目的。
  20. zxlhdq
    zxlhdq  :@邵志敏教授 提问:邵教授你好!请问分子分型对检测乳腺癌化疗药物的敏感性有否意义,听说卫生部已经叫停了,谢谢解答!
    邵志敏教授  : 分子分型对于辅助治疗方案的决策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对于各种化疗药物敏感性的预测,目前仍然没有非常特异性的预测指标。至于卫生部叫停的,应该是一些不符合卫生部规范的商业检测。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