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模板

更多 发表的帖子

59358

浏览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回帖:298    收藏:1    投票:0

692

浏览

【转载】合成化学

回帖:0    收藏:0    投票:0

1456

浏览

【求助】进口化药保护期几年?

回帖:13    收藏:0    投票:0

更多 最新动态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此后不久,王博士被任命为所长助理。在任职半年后,她写报告给公司人事部,觉得做管理工作不适合她,公司接受了她的建议。她爱做实验,实验工作是她人生旅途所遇见的最美的风景。 到了晚上9点多了,李记者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有没有留下遗憾或不满意的事?”王博士想了一下,她从2007年3月初来好常药业工作,到2015年6月退休。八年共接手了6个课题,结题4个,但只有2个课题最终实现了商业生产,另外4个课题,就没有了下文。想当初做实验,和课题组同事们卯足了劲,讨论、探索、实验,从崎岖的小路上勇往向前……如果这八年多工作还留有遗憾的话,那就是有些课题未能坚持到最后,未能进入商业生产,未能造福病人。 觉得还有好些话要说,但李记者看到手机显示晚上10点了,时间不早了,他便赶紧收起笔记本、录音笔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这时,人群中有个人站了起来,他要求加入M33项目组。谁?钱师傅,浙江湖州人,他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尽管他身材瘦小,头顶中间几乎秃了,只有四周还顽强地生长着一圈微微蜷曲的头发。他曾获得药物合成硕士学位(函授)。此外,他喜欢看书,个性执着。看到钱师傅提出请求要加入M33项目组,高总马上同意了,林总也说好。钱师傅看着王梅美说:“姐,我们一起干,没有大不了的事,”“小老弟啊,好。” 自此,中青年四人组合,继续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说了也巧,那天下午刚好二氯甲烷用完了,王博士与钱师傅商量,改用THF(四氢呋喃)和水1:1的混合溶剂试一下,没想到反应20分钟后取样作HPLC(高效液相色谱)检测,反应竟然进行了,合成路线打通了,他们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后来他们又对该工艺进行了优化,中试各工艺参数也很稳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四个月过去了,林总也有点急了,因为他在高总面前拍胸脯要按时完成任务,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一天早上,林总去王梅美的实验室,发现他们没有开实验,林总有点火了:“你们还不抓紧时间啊?我们怎么去向公司交待啊!”他的声音有点大,还做了一个有力的手势。原来,王博士和二位助手正在整理以前的实验记录,寻找反应未进行的原因。但林总的态度显然激怒了王梅美,他们二个人争论了起来,林总更急燥了,说了一句:“要干就好好干,不想干,就……”听到这句话,王梅美真的生气了:“好,不干也罢,现在就写离职报告……。” 很快,高总知道了此事,他本来当天中午要去北京开会,把他机票退了,赶回了公司,立即召开研发专题会议。高总首先表示公司坚决支持研发工作,同时他作了自我批评,对研发工作认识不足,关心不够。高总站了起来:“我们对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王梅美(好常药业药物合成研究员,已退休) 2018年5月20日下午,李大任来到了位于龙平西路某小区登门拜访了王梅美(博士)。小区内的绿化很好,放眼望去,四周满是花草树木,几乎听不到马路上的喧嚣声,环境显得安静优雅,是理想的居家养生之处。王博士年近六十,戴着一副眼镜,神态和蔼,一条辫子垂在身后,让人想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那种朴实的打扮装束,她和爱人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他们过着轻松惬意的生活。 “王博士,您哪一年来鹏城的?”李大任坐在沙发上问道。“哦,我想一想,大概是2007年3月吧。”他们聊了不到十分钟,门外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男中音歌声: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 没有脚步也听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办好护照,王梅美把手头的工作做了交接,然后告别爱人、儿子和亲友,拿着行李就出发了。也许是为了节约经费,她选择乘坐国际列车,对此她并不介意。列车离开了北京,下一站在满洲里稍作停留,然后进入俄罗斯境内,火车沿着湖水清澈宁静的贝加尔湖一路前行,车窗外面的山峦,白桦林,草原和空旷的原野渐渐远去,六天后,列车到达莫斯科,再转车到达基辅,虽然有时差的不适应,但一路的异国风情,王梅美颇感到新鲜。 火车车厢内,有不少是去俄罗斯经商的商人和小贩,那时称他们为“倒爷”,看他们携带的大包小包,都塞得满满当当的,他们中间有来自国内各行业,还有来自蒙古国、朝鲜等国。另有一拨人,他们不事声张,几人一组,他们几乎从不和外人交谈,其行为颇有几分神秘,后来她了解到,这伙人很可能是非正规途径去意大利、荷兰、法国等西欧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在基辅的六年间,虽然实验繁忙,但王梅美也时常在晚饭后去第聂伯河边散步,周末去市中心的赫利夏街和自由广场购物并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也搭乘慢速火车去过黑海边的小城雅尔塔旅游。六年的学习生活是难忘的,与导师近距离的朝夕相处,他们早已情同父女,在离别之际,颇有些不舍,教授亲自去机场为王梅美送行,叮嘱她今后注意交叉学科、新兴学科的发展方向,要保持严谨的学术态度。广播里已经传来登机的播报:“去北京的某某航班现在开始登机了,”“梅美,我会去中国看你的,”“老师,您多保重,我会想您的。”转身走向连接登机口的连廊,她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回到国内,所科研处又先后安排她去韩国某大学和新西兰某大学做了两次博士后研究,这两次博士后研究,实验工作不多,每周开一、二个反应,让她充分享受了一段慢生活的学术之旅,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八室主任翁大辉研究员此时已经退休,毕竟又一个十年过去了,王梅美所龄满二十年了,她所熟识的老一辈科研人员基本都退了。现八室主任等技术骨干都是三十出头不到四十的年轻人,他们几乎都有留学美欧的经历,且英语流利,精力充沛,有着宽阔和前瞻性的国际视野,如八室第五组的组长刚三十岁,他在某国内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在美国某大学做二年博士后回国。以王梅美的年龄资历,如果让她屈尊去做一名辅助人员或打个下手,估计不妥。但人事制度改革如期在所里推行,王梅美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职位,先去应用部临时帮忙。三个月后,在所里举办的国庆节联欢宴会上,她遇到了所里原后勤部主任李小虎,他几年前停薪留职,开了一家装修服务公司,生意做得还不错。他社交广头脑灵活,不久前结识了五环外一家医药科技企业的老总,该企业正在物色一位有机合成专家,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王梅美的第一个课题做得比较顺利,3个月打通路线,拿到100克样品算交差了,庄总对此感到满意。当天下午,一个骑着自行车,戴着蓝呢帽身材瘦小的老人来取样品,他看起来有60多岁,寡言少语,庄总对他极为恭敬,两人在办公室交谈一二十分钟后他起身离去。此后,他每隔一二个月来一次,每次仅和庄总作简短的交谈。听公司的出纳员说庄总也是按月拿工资的,她觉得这位神秘的来宾有些来头,莫非他是公司的幕后决策者? 慧海康元生物医药公司原料药、中间体、试剂都做,只要能产生经济效益,庄总都愿意接单。中试车间在秋冬时节生产偶氮二乙酸二乙酯,每天会用到100升乙醚(以乙醚作反应溶媒),产品以100毫升一瓶(棕色瓶)包装,再贴上国内某著名试剂公司的标签发运出去。由于乙醚沸点30℃,属于易燃易爆物品,且用量不小,部分员工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从鹏城回到家,晚饭后王梅美和爱人老廖去公园散步,俩人默默的走了一段路,虽然天气严寒,老廖忍不住哼了几句前苏联歌曲《小路》的曲调,然后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塑料袋,袋内是用绿绸裹着的二朵红玫瑰,老廖对待科研工作严谨,但也是富有生活情调的人。他把玫瑰花拿在手上,动情地说:“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要在一起。” 他们俩要相守相伴,互相照顾。 经过商量,他们决定一起南下。老廖从事植物生理方面的研究,在改革开放之初,他曾经留学法国,是某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老廖所在的研究所在鹏城有个分部,只需内部调动即可。儿子正上大学一年级,已经适应了集体生活了。他们没有牵挂,可以放心远行了。 2007年3月1日,王梅美和老廖乘火车抵达鹏城,开始了新的生活。好常药业在“西湖春天”(百汇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这时老廖过来了,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他说道:“我们先吃饭吧,要不菜凉了,”老廖饭菜已经做好了。“好,给你们添麻烦了,”李大任谢道。用过晚餐后,他们在室外花草从生的小径走了一圈,回来后继续他们的访谈。李记者想深入挖掘题材,他问道:“是否遇到一个比较难的项目,在大家的努力下,成功攻克?” 王梅美想到了中间体M33,一个用于合成某免疫抑制剂的关键中间体,该免疫抑制剂当年(2007年)的销量3亿多,年销售额还在稳步上升。但该关键中间体需要进口,价格昂贵,高总希望研究所组织精兵强将在四个月内完成小试和中试,林总抢先表态:“请高总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艰苦的攻关开始了,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10点,周末、节假日也顾不上休息了,课题组全身心扑在实验室了。前面六步做得比较顺利,二个月打通路线,同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在情绪极度低落之际,小李给高总写了一封信,信放在公司传达室,小李在信中写了一首打油诗: 实验诚可贵,压力也很大。差错不慎着,让我如何办? 周五上午11点,人事部通知王梅美参加本周六的团队拓展培训。周六上午8:30,一辆大巴驶出公司总部,往北上高速行驶20分钟,接着下高速,开进了东莞月桂山庄。稍事休息后,大家换上了训练装,来到了一堵有两人多高的高墙前,墙上镶嵌了网格状的绳索,教练指着王梅美:“我们要帮助你翻越这堵墙。”在教练的指导下,人员叠罗汉似的分二层站立,双手拉住网格的绳索,底层有小李、小张、何经理等,第二层的高总和林总并排站在第一层人员的肩膀上,王梅美在教练的指引和众人的配合下,踏上第一层人员的肩膀往上爬升,再踏上高总的左肩和林总的右肩,轻松的翻越,墙那一边,已经有几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第二天,研发总监林海函(博士)为王梅美安排了实验室和两名实验助手,王梅美在好常药业的研究工作开始了。好常药业不愧是有实力的企业,实验室硬软件配备齐全,实验仪器和分析仪器几乎都是国外进口的顶尖品牌,在研发的投入上称得上是大手笔。公司的福利待遇也不错,伙食不错,一日三餐免费享用,一个月后,王梅美发现身体居然重了十斤,不得不控制饮食。 如果非要谈论一下如何对待工作,那么王梅美的工作态度无人能及。一天上午,助手小张把干燥好的几克样品从干燥箱里拿出来,手臂不慎触碰了敞开着的门,约有1克样品掉在地板上,王梅美立刻拿起小刮刀、镊子和一面放大镜,把结晶一颗一颗捡拾起来。小李在用旋转蒸发仪减压浓缩反应后处理液体时,不慎有几滴液体涌出了瓶口,王梅美见状立即用她的手指把这几滴液体抠回去,她对浪费感到非常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王梅美在观察和思考,有时她觉得庄总的脸色阴沉,牢骚满腹。联想到那个庄总讲过好几遍的故事——某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靠“非典”期间(即2003年)代理销售α-干扰素暴富,这时他的目光异常柔和,显出十分期待的神色,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可疑,或许是庄总企盼着一条通向致富的捷径。王梅美身体有点疲倦了,内心也有些压抑。她思考再三,向庄总提出了辞呈,庄总感到有点意外:“王老师,您不要急啊,有什么困难,我们共同面对。”二周后,王梅美再次提出辞职要求,庄总表态同意,但在工资结算时,仅给了总额的三分之一,理由是公司也受到了的损失,对此王梅美已经不在乎了。 王梅美向波哥和吴敏翰告别,波哥叹了口气,吴敏翰正在忙,晚上9点他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小吴,谢谢。”“王老师,后会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王老师,王博士,哦,您来了,”庄总脸红扑扑的,他领着王梅美走进院子,院门口竖着一块牌匾:慧海康元生物医药公司。院内有两家公司,除了慧海康元生物医药公司外,另一家是以研究生物发酵为主的开凯生物医药公司,其掌门人是本市某重点大学的王教授。当庄总把公司基本情况介绍后,他很客气地表示希望王博士前来给予指导。“我来这里,开多少工资呢?”王梅美很直接的问道。“王老师,您很直爽。这个数,您看怎么样?” 庄总把计算器按了几下,液晶屏显示15000。“能否停薪留职?” 王梅美想保留研究所的职位。“这个,没问题的。” 庄总停顿了一下,眨了眨眼睛,说道:“每周要加二天班,到晚上10点。”“没问题,”王梅美是个热爱工作的人,这点要求对她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多年来一直在做基础研究,她觉得是时候去外面闯荡一下。&nbs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伊戈诺维奇教授对乌克兰独立后,尤其是近几年学院的教学情况作了扼要的介绍。独立前,大学和学院完全是一种严格的行政管理体制,学术交流和学术自由受到一定的限制。现在独立了,当局对教育政策进行了大幅度的调整,强调了教育的人文化和民族化,高等教育领域开始对外开放,并引进西欧的硕士、博士学位制度,该学院率先推行很受学生欢迎的教授讲座制度(类似咋咱们国内科研院所的导师seminar)。目前,该学院正和西欧一所大学开展合作,引进先进的学术理念,我们正在努力中,一个国家的发展振兴离不开大学为社会源源不断的输送高质量的人才,说到兴奋之余,教授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是的,我们国家不大,资金和资源十分有限,眼下创新型师资和创新型管理人才稀缺,的确是任重道远,其修远兮。 在接下来的二周内,选定了硕士论文的题目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119天前
    “老廖回来了,”老廖是王博士的爱人,他中等身材,约七十来岁,虽两鬓斑白,但双眼炯炯有神,“这是李记者,”“哦,欢迎,欢迎啊,要不留下来吃晚饭,我再去买点菜。”面对两老的热情挽留,李大任只好接受。 要了解王博士的工作经历,还得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说起,那年她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B市一家应用化学研究所工作,她所在的第八研究室第五组曾经研究感光材料和催化剂,但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研究方向转向了组合化学、药物高分子材料和药物合成等新的研究领域。和当时其他科研单位一样,该所每年都会派出科研人员出国留学深造,在她工作的第十个年头,她所在的八室争取到了一个去乌克兰某大学留学深造的名额,室主任翁大辉研究员想让王梅美去留学深造,她与爱人商量后,决定接受这次去留学机会。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265天前
    接下来的工作日程非常的紧凑,建设新工厂,车间内部的装修布置,人员培训,还有国内GMP认证,国外FDA认证,欧盟认证。忙完这些“重大的战斗”,时总瘦了,鬓角渐添白发。 当再次成为好常药业原料药的合法供应商是2013年6月初的事了,时总从抽屉了拿出了他和高总的合照(2013年高总前来参观考察),他们双手紧握,眼神蕴含着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的友谊历久弥新。 李大任也完成了一次圆满的采访,和时总亲切道别,连声说谢谢。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265天前
    相对而言,时总就显得快言快语,言谈流畅精彩,就像一位说书艺人,既精彩,又有节奏。时总出生在苏南靠近安徽省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他初中未毕业就外出谋生了,最远跑到了云南省大理市,在洱海旁卖甘蔗,有一天他的生意不怎么好,没有钱去买饭吃,就一直忍到晚上8点,他又累又困,就睡着了(饿昏了过去),在睡梦中他见到了他的奶奶,但奶奶前年已经去世了,她老人家在世时对他可好了,好吃的东西总会藏着留给他吃。哪来的香味?是玫瑰花香还是桂花香?都不是,是米饭的香味,一位白族老妈妈捧着一碗米饭,有菜还有肉,看着这位少年慢慢睁开了眼睛,示意他赶紧吃饭,这饭想喷喷的,太好吃了,吃完饭,望着远去的白族老阿妈,时天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事隔多年以后,时总曾去洱海边寻找那位白族老妈妈,由于当时没有留下姓名,所以没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265天前
    李主任介绍了QC控制实验室的基本情况,参观了实验室的先进的仪器,如高效液相色谱仪,气相色谱仪,红外色谱仪等。现场干净整洁、井然有序。李大任边听介绍,边点头,觉得他们的管理水平相当不错。成品库是时总的大儿子时俊哲一手策划设计的,并委托一家家电企业定制了二十个智能冷柜,分列两排每排十个,外形像立式洗衣机,每个冷柜能精确控温,并设置指纹识别开锁程序,柜内能放20公斤物料,以前时总往往拿着几串钥匙,一个个找啊找,很不方便。另外柜内加装红外探头,如果柜内没有物品,冷柜自动断电节能。成品库的智能冷柜虽然花了几百万元,但方便管理,提升了质量管理水平,时总对此颇为满意。 快到下午4时,工厂一位姓张的文员建议李大任去广场观看时总“检阅队伍”,下午4点整,广场旗杆旁边的喇叭发出一阵轻快悦耳的音乐声,早
  • qianminsharp
    qianminsharp  回复了帖子 用爱的力量去战胜他 265天前
    泛海天择药业总经理时天明——“泛海天择”是好常药业的原料药(API)的供应商之一李大任以高总朋友的名义采访时总,在得到回应后,于2017年初冬某天上午坐飞机去S市,刚步出机场大厅,他就接到了时总的电话,“李记者,你从3号门出来吧,我的车停在道路的前面,黑色的普桑。噢,我看到你了,上车吧,”李大任略感惊讶,此前未曾见面,时总居然能认出自己来。“李记者,我可能没有大段时间来陪你,我们抽空就聊,见缝插针。厂里有吃有住,你多待几天走走看看,”时总手头事情的确较多,“好的,听从您的安排,”李大任回答道。 时总中等身材,年近六旬,不胖不瘦,态度和蔼。和时总的交谈中得知他和高总相识于1995年的全国药展会上,于1997年开始向好常药业供应原料药。时总和高总都是白手起家的企业一把手,从实践和磨难的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资格证书|丁香志|加盟丁香园|友情链接 丁香园旗下网站: 丁香园|丁香通| 人才|会议|药学|博客